背景:
阅读新闻

刘文斌:二十世纪前哈萨克斯坦的艺术创作

[日期:2012-11-27] 来源:内大艺术学院学报  作者:刘文斌 阅读: [字体: ]

二十世纪前哈萨克斯坦的艺术创作

 

刘文斌

(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浙江 杭州 310013

 

摘 要:20世纪以前是哈萨克斯坦历史巨变的年代。俄罗斯为了对哈萨克斯坦资源与社会进行全面的控制,对其进行了各种科学探险活动。参与探险的艺术家以其艺术创作为俄罗斯政府提供了详细的人文与自然资料的同时,也进行了以哈萨克斯坦为主题的绘画创作,拉开了哈萨克斯坦艺术创作的序幕。

关键词:20世纪前;哈萨克斯坦;艺术创作

 

20世纪以前是哈萨克斯坦历史巨变的年代,19世纪初哈萨克斯坦一些小部落和一部分中等部落政治上加入了俄罗斯。[1](5)俄罗斯为了从领土、政治、经济上对哈萨克斯坦实行全面殖民、对中亚实行全面占领,在意识形态和文化艺术上实行全面同化,在军队的护送下派出了科学探险队,参与科学探险的画家承担了描绘地形、地貌和记录人文自然风光的角色,为俄罗斯政府提供了详细的人文自然资料。正是由于这些艺术家在科学探险时所创作的艺术作品不断出现在俄罗斯和欧洲各大艺术馆,使哈萨克斯坦丰富的资源和辽阔的土地以及淳朴的民风在欧洲和俄罗斯名声大震。艺术创作上的成功极大地刺激了艺术家的猎奇与创作的热情,拉开了20世纪以前哈萨克斯坦艺术创作的序幕。



一、科学探险与艺术创作

 

据史料记载,从16世纪起,俄罗斯就开始了东扩的行动,并以科学考察与探险为前奏。我们从这些有限的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到,参与探险的艺术家具有两种重要使命,其一,关注民族地理的描绘,为政府提供可靠的地理资料;其二,关注哈萨克斯坦传统的服装、器物以及哈萨克斯坦土著民族风貌的描绘,为沙俄全面殖民政策的落实提供依据;与此同时,艺术家们处于艺术的本能进行了客观的艺术创作,为哈萨克斯坦洒下了艺术创作的种子,也为19世纪后半叶和20世纪哈萨克斯坦的艺术繁荣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英国人约翰·凯斯泰尔是第一位到达哈萨克斯坦进行图形绘制的艺术家,1736年他完成了从奥伦堡到哈萨克斯坦的旅行。1784年用德语出版了他的旅行记,书中有13页插图展示了18世纪哈萨克斯坦的历史现状。

随后,俄罗斯探险家帕拉斯1768-1774年间的探险旅行记《横贯俄罗斯帝国各省的旅程》(1773)和博物学家和旅行家戈·格尔罗格 (1729-1802)1779年在圣·彼得堡出版的《俄罗斯国家所有民族概述》两本书中记载了油画家尼古拉·德米特里耶夫和画家艾·格奥尔的插图《哈萨克骑士》和《哈萨克妇女》。[2](28)

19世纪初哈萨克斯坦著名画家有符·彼特罗夫和穆·伊·穆雅戈夫等,其中,伊米利亚尔·米哈伊罗维奇·卡罗涅耶夫 (1780-1839) 在阿尔泰地区旅行中创作了《悲惨的罪犯在乌斯特卡缅堡劳作》《罪犯在盐湖劳作》《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风光》《伊希姆边界线堡垒》等一系列水彩画,他是第一位在俄罗斯举办哈萨克斯坦探险创作展览的人,并获得了巨大的影响。

18121813年间,画家卡罗涅耶夫在巴黎出版了两卷法语版的画册,画册中有描绘哈萨克斯坦的插画,如《哈萨克斯坦苏尔坦》《哈萨克人带着猎鹰打猎》《乌拉尔哥萨克支队》等作品,画家侧重于地理和结构清晰的描绘,将自己描绘的文献资料精确作为必要条件。 [3](118-112)

浪漫主义艺术家阿列克沙德尔·奥谢巴维奇·奥洛夫斯基(1777-1831)的作品表现了居住在哈萨克斯坦这片领土上的吉尔吉斯人、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和哈萨克人。画家善于描绘战争场面,他用绘画艺术的视觉形式表述了哈萨克斯坦人民为民族的独立所付出的努力。

画家阿列克沙德尔·奥谢巴维奇·奥洛夫斯基1809年作为一名艺术家被指派到俄罗斯军事总指挥部管理哥萨克人居住地区设计军事服装,艺术家利用这一特殊的身份,在十多年间创作了一系列描绘哈萨克人以及他们的马匹和弹药的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哈萨克骑士》《哈萨克人》和《两个哈萨克骑士》。《哈萨克骑士》这幅作品描绘了哈萨克骑手与高山相互映照,通过蓝天飞来的云强调人的勇敢,暗示战争的浓烟。画家对人的着装细致描绘,画中的一支笔和一支弓箭的幻真描绘,表达了艺术家想要达到作品与历史精确的思想。[4](6)

19世纪20年代画家阿·奥洛夫斯基继续创作很多真实描绘哈萨克人生活的作品,他的后期作品着力表现了哈萨克人在1812年对拿破仑战争中所扮演的积极角色。其中有《哈萨克骑士》《休息中的哈萨克人》《哈萨克队伍》《哈萨克人在休息地》等。在1807年至1821年,他创作了40多幅具有哈萨克风格的作品,主要代表是披甲的哈萨克骑士,如《骑白马的哈萨克人》《哈萨克马术队》(1811年)《哈萨克和哥萨克战役》等。

1832年,中亚学者阿列克谢·列夫赛尔关于哈萨克、哥萨克、柯尔克孜部落和草原的三本著作在圣彼得堡出版。书中收集了包括画家阿·奥洛夫斯基《哈萨克》《一位哈萨克年轻妇女》《一位哈萨克老妇人》等绘画作品。

19世纪20-30年代,画家科·布柳洛夫(1799-1852) 和维·特洛彼尼尔(1776-1857)的哈萨克人与生活的主题绘画享有盛誉。在哈萨克斯坦乌拉尔斯克博物馆里收藏有画家维·特洛彼尼尔绘画创作。[5](182)在俄罗斯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我们可以看到画家科·布柳洛夫在1837年画的《瓦西里·阿列克谢耶维奇·别洛夫斯格沃将军的肖像》。

画家科·布柳洛夫以表现英雄人物的创作为主,画家笔下的英雄人物大都是俄罗斯东扩时的侵略者。但是,画家认为哈萨克斯坦辽阔草原的浪漫主义环境和天空大块的飘忽不定的云彩是迷人的,但是,原住民族对女性的奴役是哈萨克斯坦当时政治的不完美。画家用艺术作品试图传播政治平等的民主思想,他把这些政治平等的传播寄托在这些具有人文主义思想的将军身上。

1833年军事摄影家、画家马特维尔·巴弗洛维奇·巴彼果夫在19世纪初和一些业余艺术家进行哈萨克斯坦的地图绘制工作,在奥姆斯克他们制作了《东柯尔克孜- 凯萨克中部部落及邻近部落和领土地图》,与此同时,也创作了一系列民族地理水彩画。

画家科·布柳洛夫非常尊重另一位画家尔·切尔捷耶夫创作了著名的哈萨克作曲家、歌手《达乌列·舒格列瓦 (1820-1887)的肖像》。这幅作品描述了一群娱乐者,舞者站在舞台的中心,滑稽演员在一群旁观者前表演一个喜剧场景。画面中有依靠手杖站着的江布尔的首领阿力尼亚孜·卡纳达库洛夫、探险队队员玛卡达伊·荷徳让赫米多夫,还有著名的摔跤牧人伊斯巴赛·奇根。画面中还有长者达乌列特格力伊的妻子萨拉达和她的儿子阿兹马特格里姆,画面中央,代表人物达乌列特格力伊同热鲁扎古一起表演冬不拉。右边,一个税务员正在喝马奶。从画面中判断,达乌列特格力伊是一个身体强壮、肩膀方正、中等个子的男人,他手掌细嫩,手指修长。这幅画面是以民族地理的精确描绘为特征。[6](114)

画家瓦西里·伊万洛维奇·什杰尔布鲁格(1818-1845)对哈萨克斯坦非常熟悉,他喜欢旅游,他走访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许多地区,他还是在女皇命令下出版的有俄罗斯风景的画册作者。在去奥伦堡的旅途中,他走访了哈萨克的乡村。现存莫斯科国立文学博物馆的水彩画《维·达尔首次在赫维尔斯勘察》就是画家瓦西里·伊万洛维奇·什杰尔布鲁格1839年所作。在这个博物馆里还存放着水彩画家菲·拉特噶尔达的画作《维·达尔在赫维尔斯勘察》,在这幅画中,达尔被描绘成东方主义者。在维·什杰尔别尔噶的民族地理一书中有画家菲·拉特噶尔达的水彩画《哈萨克》《猎鸟》和《南方的风景》,所有这些画面都充满了生活情趣,它们准确地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方式。[7](45)

画家阿列克谢依·弗拉布维奇·切尔雷耶夫 (1824-1863)在穆·瓦尔巴耶夫的工作室中受到了现实主义画家阿·维杰耶罗夫和巴·费达朵夫的影响,成为现实主义绘画大师,1860年,他在意大利创作的《车上的袭击》和《在诺曼底的渔民》绘画作品,使他获得了俄罗斯院士称号。[8](370-372)然而,画家对哈萨克斯坦的历史更感兴趣,现存的格尔萨夫的复制品是从阿·切尔雷耶夫的原作的仿制品。画家阿·切尔雷耶夫应总督委员会的请求下,创作了一幅描绘一位哈萨克女人穿着民族服装,手中拿着鞭子,骑着骆驼,穿越无限延绵的山峦的画作深受沙皇喜欢,沙皇赐予艺术家手戴钻石。1850年前后,画家切尔雷耶夫创作了作品《在哈萨克山脉止步的俄罗斯朝圣者》和《达尔斯·戈尔格尔耶维奇·帅夫琴克在流亡中》。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现存的作品有《哈萨克幼稚园》《从塞勒河的左边看阿克-灭切提》和《阿克灭切提的内部》。

我们从以上画家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们到哈萨克斯坦的探险肩负着俄罗斯东扩的任务,而此时处在沙皇封建专制主义和农奴制时期,反对沙皇统治下腐朽的农奴制度的斗争此起彼伏,批判现实主义的热潮正在掀起。到哈萨克斯坦探险艺术家的作品明显的带有批判现实主义绘画的影子,折射出了车尔尼雪夫斯基“美是生活”这一重要命题。

 

二、现实主义绘画的兴起

 

19世纪中期,俄罗斯完成了对哈萨克斯坦政治一体化进程,并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建立了许多军事堡垒。俄罗斯对哈萨克斯坦的社会需求变得更加强烈,大使馆、各类委员会以及探险活动的数量大大增加。艺术家们在探险中对于这一地区人民生活和自然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的绘画作品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民族的特征,成为哈萨克斯坦现实主义绘画的起源。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活动激发了更多的艺术家前往哈萨克斯坦的热情,这些艺术家也成为哈萨克斯坦现实主义绘画艺术的传播者与教育家。他们在考察和探险中加深了对东方文化和中亚宗教的了解,为哈萨克斯坦乃至中亚艺术的繁荣与发展做出了贡献,填补了这一地区由于宗教原因没有人物绘画的空白,为前苏联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也奠定了20世纪哈萨克斯坦成为中亚艺术中心的地位。

达尔斯·戈尔格尔耶维奇·帅夫琴克(1814-1861)是哈萨克斯坦历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阿拉木图市中心一条主要街道是以他的名字命名。达·戈·帅夫琴克出生在乌克兰一个农民家庭,父亲负债累累,他从小在孤儿院过着悲惨的生活。在哈萨克斯坦服兵役的几年里,达·戈·帅夫琴克深切感受到哈萨克斯坦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大自然无穷的魅力。1833年达·戈·帅夫琴克在哈萨克斯坦被送往荷尔雅耶夫的工作室学习绘画,1838年他在艺术家柯·布留洛夫和诗人乌·茹科夫的努力下从债役中解脱出来,于1838年至1845年,在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柯·布留洛夫的指导下学习。[9](23)

1846年达·戈·帅夫琴克由于加入了已被消灭的秘密的基里尔-米佛基叶夫社团被送往哈萨克斯坦监狱服刑。流放时期正是达·戈·帅夫琴克艺术创作的繁荣期。达·戈·帅夫琴克加入由阿·布达果夫发起的咸海探险活动,探险活动的艰辛和面对荒无人烟、酷寒和猖獗的各类疾病以及在同不寻常的人们交流的过程中,达·戈·帅夫琴克形成了批判现实主义的世界观,奠定了他在俄罗斯文学艺术界的地位。他一直铭记着在考察队里一直帮助他的许多考察队员,常常觉得流放哈萨克斯坦是自己的命中注定,在他的内心里建立了自己面对流放的“惩罚、痛苦,但不后悔”的信念。

在流放哈萨克斯坦期间,达·戈·帅夫琴克创作了450多幅绘画作品,其中350幅都是以描绘哈萨克斯坦人民和生活为主题的作品。《哈萨克男孩生炉子》《哈萨克人在炉火旁》和《傍晚的月亮》充分表达了作者对哈萨克人民内心的情感,同样表现出了画家精湛的艺术表现手法。

画家布拉尼斯洛夫·扎列斯戈伊 (1820-1880)是达·戈·帅夫琴克同时代的人。他在圣彼得堡大学毕业后被送往奥伦堡参加了18483月阿拉尔考察队的工作,在1851-1852年参与了新彼得罗夫驻防军的考察队。在乌拉尔山,他们一起整理咸海探险的材料并参加了驻防军考察队的地质探险。画家布·扎列斯戈伊习惯了哈萨克人的生活方式,他作品中带有浓厚的哈萨克风格,他创作了《哈萨克妇女》《玛德什娜柯的花园》等一系列现实主义绘画作品。画家曾回忆说:“在流放时期,绘画不是为了自己。对于自己来说时间伴随手臂中的铅笔流逝是最好不过的,创作灵感是遗忘剧烈悲伤的良药,如果我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从事同一件事,巨大的痛苦就像荒漠将环绕在我的周围,人如果脱离了航道,不管遇到何种美景,这个美景总是凄凉的。”[1](104)

画家尼格达·费达洛维奇·萨维切夫(1820-1885)在哈萨克斯坦流放期间走访了许多地方,他在19世纪60-70年代的乌拉尔俄罗斯的军队公报中发表了一些历史札记,极力宣扬俄罗斯和哈萨克合作的益处,成为俄罗斯殖民哈萨克斯坦的吹鼓手,其中一本书中有《冲击乌拉尔哈萨克》《热情的乌拉尔哈萨克》《佛》《冲击河滩》《河滩》《乌拉尔的忏悔节》《乌拉尔哈萨克人住所》《酒坊》《小酒坊》等12幅插图。[1](104)

另一位哈萨克斯坦探险家巴维尔·米哈伊洛维奇·卡什洛夫(1824-1891)于1856-1857年在天山进行了著名的科学探险旅行,他的水彩画1867年在莫斯科大学获得了铜奖。在圣彼得堡地理协会档案馆里保存着艺术家的148幅从阿尔泰到谢米尔奇雅路上创作的作品。

卡什洛夫的作品描绘了北哈萨克斯坦的风景和日常生活的物品、衣服、餐具等。在托穆斯大学保存的书中记载了他的18页作品《天山大自然的风》《哈萨克山脉的风景》《带着猎鹰打猎》等等,成为人们欣赏哈萨克斯坦风情的重要艺术资料。同时代画家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果尔罗维奇(1818-1889)的作品《奥伦堡的牲畜市场》《草原休息》《焦虑》作品和著名画家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布拉特尼果夫(1832-1875)的作品,成为哈萨克斯坦现实主义绘画的代表作,对于推动哈萨克斯坦现代科学、文化和艺术的启蒙,有很大的历史贡献。

    19世纪中期,俄罗斯对亚洲地区的探索已经呈现出了有计划的、科学的特征,一大批专业的、业余画家分布在哈萨克斯坦的各个角落,他们将地区特征与自己的艺术创作融合在一起,为这一地区绘制地图,表现这一地区的自然、建筑、民族艺术。他们在这些以科学、民族地理的特征的作品和带有装饰情感的水彩画中表达了新的人文主义思想,为后来者的艺术创造奠定了基础。

 

三、艺术家的良知

 

19世纪后期,俄罗斯将哈萨克斯坦的领土分成了不同的地区,并开办学校、建立急救中心和医院。在中心城市设立语言学校、师范学校,在城镇开办教堂和学校,初步形成了哈萨克斯坦现代社会的雏形。

俄罗斯在其中部地区和乌克兰实行新定居政策,使缺少土地和失去土地的农民迁徙到哈萨克斯坦东部和其山脉地区,推进了哈萨克斯坦农业的快速发展。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开采矿山并建立配套的工厂,使哈萨克斯坦的工业得到了良好的发展。工业输出增加也提高了哈萨克斯坦对外交流的方式,初步形成了哈萨克斯坦工人阶级的雏形。

画家瓦西里·格列格尔耶维奇·别尔夫 (1833-1882) 的作品《作家瓦·达尔的肖像》(1871)以及与哈萨克斯坦有贸易往来的莫斯科商人赫鲁达夫 (1868)的肖像、《哈萨克罪犯头领》 (1873),表现历史题材的作品《布格耶瓦法庭》,同时代的风景画家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阿姆莫索夫(1837-1886)《风景》,画家谢·符·伊万洛夫《向新的地方迁徙》(1886)的等作品,表现了俄罗斯殖民统治和处于对原始统治改革时期的特征。

画家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瓦斯涅佐夫 (1848-1926)的作品中也体现了哈萨克主题。他应邀做《风景如画的俄罗斯》中有关哈萨克斯坦的插画作品《出嫁的哈萨克新娘》(1885)。在1884年和1885年的第十卷和第十一卷分别是关于土耳其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书中展示了哈萨克斯坦不同类型的城市、工艺作品、服饰、风景题材和名胜等。艺术家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地区的历史、考古和观察当地人民的生活,收集陶瓷、板岩的样品等工作。

艺术家和政治家、经济学家和军人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艺术家所关注的不仅是政治、经济和俄罗斯东扩时展现的辉煌,艺术家们往往会更关注处于社会活动中的弱者。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历史上最为悲剧的政治现象——俄罗斯的军队将平原居住的人民从俄罗斯边境赶到哈萨克斯坦山脉的事件,反应这一悲剧的作品,被俄罗斯人和其统治阶层们指责为爱国主义的缺失。他们声称艺术家冲撞了俄罗斯军队的胜利,展示了胜利者的伤病、死亡和不幸。

在哈萨克斯坦国立艺术博物馆收藏有雕塑家阿·奥别尔(1843-1917)的作品《骑马的哈萨克人》(1879),作品表现了骑手正在点烟斗的瞬间,这幅现实主义雕塑作品真实的再现了那个时代哈萨克牧人的特征。著名的雕塑家叶·阿·拉尔瑟尔(1848-1887)1869年从圣·彼得堡大学法律系毕业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在美术学院学习了绘画艺术和雕刻艺术。叶·阿·拉尔瑟尔后来游历了乌克兰、克里米亚、高加索和哈萨克斯坦,创作了《捕获野马》(1878)、《休息的哈萨克人》(1880)等表现哈萨克斯坦人和不同品种马的形象,自然地呈现了人和动物在静止和运动时的状态。[1](102)

19世纪80-90年代,艺术家的作品大都以哈萨克为主题,当时有许多著名的俄罗斯作家和优秀的科学家在哈萨克斯坦工作,在这些著名的人物中有画家谢罗夫·叶夫斯达费耶维奇·克拉恰科夫斯格(1854-1914)、历史画绘画大师谢尔盖叶·瓦西里耶维奇·伊万洛夫(1864-1910)、油画家沙瑞·米哈伊尔·马卡罗维奇(1818-1887)、油画家叶菲莫夫·尼古拉依·叶非莫维奇(1838-1891)、油画家尼古拉依·叶非莫维奇·谢玛果夫(1826-1886),还有人民艺术家彼·拉巴罗夫、教育家格·古什果夫、地质学家德·尔·伊万洛夫等。[1](101)  许多画家采用了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哈萨克人民的生活。在谢米巴拉金斯克博物馆收藏有巴维尔·达利特尔维奇·罗布洛夫(1857-1887)的油画作品《哈萨克人》《哈萨克姑娘》《哈萨克老人》等现实主义绘画作品。在这里有许多俄罗斯著名的作家、教育家和艺术家,他们用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表现了俄罗斯社会生活的民主倾向,并强调人们生活的艰辛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很多艺术家参与了《风景如画的俄罗斯》中哈萨克斯坦的民族地理画册的编绘,以大量的、不同种类的艺术形式,创作了一幅幅中亚地区19世纪后半叶的生活场景,作品中反映了战争、民族、社会和农民运动的主题,这些作品体现了艺术家的良知。

 

四、学校教育的兴起

 

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经济关系和文化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小城市成为工业、贸易和文化中心。在奥伦堡、乌拉尔斯科、谢米巴拉金斯克、鄂木斯克、塔什干开设了文法学校、师范学院,历史和科学社会学得到了重视和发展。开始发行报纸、杂志等刊物,学校开设美术、音乐课程等,对人们的审美教育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19世纪90年代,在奥姆斯科成立了私人艺术工作室,1907年成立了“草原地区艺术爱好者协会”。在奥姆斯科艺术博物馆收藏了协会画家阿·马克果1917年创作的作品《在草原上》和《巴依格》,[1](111)前一幅作品表现了哈萨克骑士在广袤的草原上的典型形象,艺术家运用高超的技艺表现了他们的服饰、动物的运动和背景中的细节,后一幅画中是一个哈萨克人骑着骆驼孤独的侧影。奥姆斯科艺术博物馆还收藏了油画家伊·瓦罗果夫(18875-?)、美术教育家尼古拉·赫洛朵夫(1850 -1935)的作品。这些艺术家都是出生在俄罗斯,受过高等艺术教育,他们在哈萨克斯坦和中亚的旅行中从自然中找到灵感,他们定居在阿拉木图,为哈萨克斯坦的艺术教育做出了贡献。

美术教育家尼古拉·赫洛朵夫是一位天才美术教育家,他的学生中有许多著名的艺术家,如哈萨克斯坦著名艺术家阿·卡斯捷耶娃、阿·楚格夫、阿·巴尔洛夫和马斯列索夫。尼古拉·赫洛朵夫自1910年起,就积极参加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展览。他创作了《柴火集》 《妇女们打羊毛》(1889)、《被暴风雨赶上》(1896)、《草原上的牧羊人》(1898)等一些著名的作品。哈萨克斯坦美丽的自然风光赋予艺术家创作的灵感,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国立博物馆收藏了画家130幅作品。[1](116)

画家往往是他生活的那片土地上的精灵,他的灵魂、他的心灵、他的眼睛和他的画笔,是反射那片土地及其生命的镜子。任何一位画家的成名之作都会是他绘有典型形象的作品,这些形象代表了他所要描绘的民族与地域。[10](26-27)在哈萨克斯坦工作的艺术家创作是多元的,一部分艺术家热衷于学习哈萨克民族民间艺术,他们收集了大量民族民间艺术品并将其进行汇编,描绘其中的生活用品和民族饰品,研究它们对于科学和艺术的价值。在20世纪初,从事探险活动的艺术家将部分注意力放在了民族饰品上,记录了大量的哈萨克民族工艺美术的重要资料,他们为哈萨克民族艺术的保护和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随着哈萨克斯坦美术教育的不断普及,这一地域富有魅力的人文、自然风情吸引了许多艺术家。涌现了各种艺术流派,如:印象主义、现代主义和象征主义风格等。每一位艺术家都用自己的艺术理念来诠释哈萨克斯坦的神秘与美丽,他们将自己的生命和哈萨克斯坦联系在一起。

从表面上看,历史上20世纪以前俄罗斯的东扩就是向中亚的侵略。但是,这一过程“不是游牧‘蛮族'对高于自己文明的人们的征服,而是在经济、文化上远远超过当地土著民的近代资本主义的侵入。它的扩张不像古代征服者那样,为被征服者的文化所征服。正是俄罗斯的征服,这些被俄罗斯霸权统治的地区经济、文化纳入俄罗斯经济文化圈,步入近代史。从而使近代哈萨克斯坦在俄苏的统治下由游牧草原文化向现代人类文化和现代人类社会快速过渡”。[11](26)深层的经济和政治原因刺激使祖居哈萨克斯坦人民对俄罗斯产生的民族向心力的转移。当1824俄罗斯征服了直到锡尔河的哈萨克草原,俄罗斯统治者从自身利益出发,实行了一系列包括废除奴隶制度和奴隶贸易制度,铺筑铁路,实行土地改革,减少农民的税和农民对国家所需履行的义务、劳动等政策,从这一系列政策中可以显现出其优势。

1991年原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和中亚各国获得了独立。20世纪以前哈萨克斯坦的艺术创作为其进一步发展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艺术资源,这些艺术作品展现了20世纪以前人类前进的足迹,为哈萨克斯坦重新审视自己的国家历史与文化创造了条件,也为我们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珍贵的史料。

 

 

Kazakhstan Artistic Creation in the 20th Century

 

LIU Wen-bin

(Art and Design Institute of Zhejiang University, Hangzhou 310013, Zhejiang Province)

 

Abstract: The time before the 20th century is an age of great changes in the history of Kazakhstan. For its full control of the Kazakhstan resources and socity, Russia had made various scientific expeditions in Kazakhstan. The artists involved in the exploration provided details of the humanities and the natural data with its artistic creation for the Russian government and carried their creation of painting with Kazakhstan theme, and opened the prelude of artistic creation in Kazakhstan.  Key words: before the 20th century; Kazakhstan; artistic creation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ixj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