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赵书峰、李涛:河北广宗醮仪音乐文化志——以前魏村为考察个案

[日期:2016-06-14] 来源:《艺术探索》2016年第3期  作者:赵书峰 李涛 阅读: [字体: ]

河北广宗醮仪音乐文化志

——以前魏村为考察个案

赵书峰1  李  涛2

(1.河北师范大学 音乐学院,河北 石家庄  050024;2.邢台学院 音乐系,河北 邢台  054001)

 

[摘要] 广宗醮仪音乐是冀南传统文化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仪式中通过大量经曲、器乐曲牌等音声景观的全息呈现,既实现了祭祀神灵的目的,也达到了活动期间乡民集体娱乐之目的,同时也促进了当地商业、民俗文化的互动与交流。其仪式与音声结构具有以下特点:仪式中神灵体系的构建呈现出历时性特点。醮仪音声的传承过程中体现出鲜明的“实用主义”原则。仪式音乐的曲牌多呈现出一曲多用的结构特点(即曲调的互文)。仪式中的戏曲表演具有祀神娱人的双重文化功能。受现代化、城镇化、审美多元化、商业化等多重语境的影响,广宗醮仪音乐的传统曲牌正在处于严重流失的尴尬境地。

[关键词] 广宗;前魏村;醮仪;音乐文化志

[中图分类号] J60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3-3653201603-0000-00

DOI:10.13574/j.cnki.artsexp.2016.03.001

[收稿时间] 2016-03-19

[作者简介] 赵书峰(1972~),男,河南项城人,博士,河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民族音乐学。

[基金项目] 2015年度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广宗醮仪音乐文化再研究”(HB15YS046)。

 

 

引言

当前有关冀南醮仪民俗文化的系统性研究以民俗学、宗教学方面的成果较多,而将冀南道教仪式音乐文化的发展变迁结局置于当下现代化、商业化、城镇化、流行化等多重社会语境下进行综合审视与观照,目前研究成果不多。以往的研究在有关冀南道教音乐的艺术形态方面做了十分扎实的工作。如潘忠禄《道教音乐述略》[1],对河北巨鹿道教音乐的本体特征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述与分析。潘忠禄《巨鹿道教音乐》[2],重点对河北巨鹿道教的吹打乐、经乐队配置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解读。李云豪《太平道乐在广宗》[3]一文,针对太平道教音乐的历史起源、音乐曲牌、传承问题,以局内人的视角进行了初步介绍与分析。彭闪闪《广宗道教科仪在民间信仰中的传承》[4]、《河北广宗道教科仪研究——以相家庄马增顺之母丧事为例》[5],以广宗县东张魏打醮仪式、相家庄超度仪式的两个个案为考察对象,针对广宗道教信仰、仪式、音乐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行了初步探讨。于立柱硕士论文《巨鹿道教打醮法事科仪音乐的考察与研究》[6],对巨鹿道教音乐形成的历史、文化传承、科仪程式、地方性特征、人文背景与风俗特征等方面进行了考察与分析,尤其是针对巨鹿道教醮仪音乐的结构特征进行了较为深入细致的分析研究,是目前有关冀南民间道教仪式音乐研究的一篇重要的参考文献。然而该文缺乏针对一个微观个案进行的音乐民族志的描述与分析。于立柱的另一篇文章《巨鹿道教音乐地方性特征刍议》[7],是对巨鹿道教仪式音乐的形态特征进行的深入分析与描述。许澄的硕士论文《沙河大杜村道教音乐的考察与研究》[8],对冀南民间道教音乐的微观个案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描述。李生柱《神像:民间信仰的象征与实践——基于冀南洗马村的田野考察》[9],是对冀南民间信仰中的神像进行的民俗学视角下的考察研究。袁静芳先生的《河北钜鹿道教法事音乐》[10],是目前针对冀南巨鹿道教科仪音乐中的经曲、器乐曲牌进行的较为全面系统深入的分析研究,是目前国内在冀南道教音乐研究方面十分重要的一本学术专著。上述成果为后学的重新研究(或再研究)提供了很多难得的学术资料。然而以往的研究成果基本是对广宗道教音乐形态的描述与分析,缺乏运用音乐文化志的书写方式对广宗道教仪式与音乐,以及与当下多重社会文化语境之间互动问题的描述与反思。为此,本文将以音乐文化志的形式,以广宗县前魏村醮仪音乐为分析个案,对广宗道教仪式音乐及其文化象征隐喻进行深入分析与阐释。

 

一、广宗县地理历史文化语境概述

广宗县位于河北省南部黑龙港流域,邢台市东部。全境位于古黄河、漳河的冲积平原上,地势平坦,自南向北微倾斜,海拔2935米。东与威县交界,南与邯郸市邱县接壤,西与平乡、巨鹿两县相连,北与南宫市毗邻。境域南北长50.9km,东西宽17.3km,总面积513km2广宗县历史悠久,人文内涵深厚,孕育了种类繁多的民间文化资源。尤其是具有道教文化色彩的广宗打醮祈福仪式更是深得广大乡民的热衷与喜爱。《广宗县志·信仰民俗》(民国二十二年铅印本,十六卷)记载:

 自昔以神道设教,鬼神之说,深入人心,牢不可破。每于春秋佳日,迎神报赛、演戏修醮,广设帐幕,陈列神祇(有菩萨、阎王、风师、雨师、雷神诸名曰,绘为奇形怪状,以吓乡愚,其源皆本于释道之流),飞笺邻村,招致百戏。男妇远道趋赴,焚香膜拜,鼓乐喧阗。所费以数千计,无吝啬也。各村偶像,所在多有,以土地祠、关帝庙为最多,余如真武、菩萨、碧霞元君、泰岳行宫、水火三官等次之。每逢水旱,焚香拜祷。或遇疾病,延巫祈禳惟诚惟谨。自革命成功,极力破除迷信,然此风仍未艾也。[11] 535

《新河县志·修醮》(民国十八年铅印本,二十四卷)记载:

每年正月,有于庙设道场以禳灾疫者,俗称打醮。远近居民,多谒神礼拜,有所谓进香会者,即组织游艺团体进香娱神者也。旗伞开道,继以音乐、演员杂期间,神驾殿其后,鼓吹相随,拜神礼拜焉。[11]514

可以看出,广宗县自古以来以打醮祈福为主的民俗信仰活动氛围极其浓厚,且随着时代变迁,这种民间自发的醮仪并没有中止,尤其是以迎神赛社为主的民间醮仪法事,是广宗县春秋节日期间最为重要的民俗文化事象。

 

二、广宗县前魏村醮仪音乐文化志

(一)仪式场域概述

前魏村位于广宗县城以北10km左右,县级公路大牙线以西。该村人口1700多人,耕地1800多亩,以沙地为主,较为贫瘠。前魏村还是梅花拳圣地,有梅花拳练习广场。此次打醮活动的会首是前魏村的李玉琢和李玉普兄弟两人,其中李玉琢是梅花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201545日,本文的两位作者及李涛老师的学生王云路(广宗前旧店村人)一起赶到广宗县前魏村。16点,广宗原政协主席李云豪先生作为向导,带领我们一行三人进入仪式场地。当时,村里的会首和修醮人员以及善男信女,正在忙碌地搭建醮棚和悬挂神像等,因为当天晚上就要举行请各路神仙仪式。醮棚的搭建位置在前魏村主街道的西头,由于街道较为狭窄,醮棚不大,因此醮棚中只能悬挂175个神像(实际上应该有365个神像需要悬挂)。整个醮会活动需要花费2万多元,由村民集资,加上其他村香客的布施钱,若有结余,可以作为下次醮会活动的资金储备起来。广宗县醮会活动一般是每隔一年一次,也有隔三年、五年的。选定在这个日子打醮,是因为农历二月十九日(当年公历47日),是南海大士的生日,当地老百姓又叫“菩萨会”。

广宗前魏村醮仪坛场分为内坛与外坛,内坛主要是请神祈福转供,外坛是醮会邀请的吹手,主要与内坛相呼应。一般在仪式开始前,外坛的唢呐班开始吹【朝天子】【五六五】【小开门】等曲牌。

醮棚坐西朝东,呈长方形结构(图1)。棚里布局有四个殿,由东至西分别设“菩萨坛”“关公大帝坛”“玉皇坛”“三清坛”“全神坛”“财神坛”等等。在主坛外面悬挂毛主席画像,是广宗醮仪活动中最典型的文化现象。

 

 

 

 

 

 

 

 

 

图1  广宗前魏村醮仪活动樵棚示意图

 

此次打醮乐班的召集人叫王国令,是前魏村民,主要做高功和吹笛子。他的侄子王立稳也是本村人,在道乐班中吹闷子(海笛)。其他道士有张玉保、李学士、张俊华、张新生、靳凤帅、杨银卓、张永强、张少安、葛立昌等一共12名。其中张玉保和张永强是父子关系,张玉保担任着广宗道教协会会长职务,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年龄最大的张俊华和张玉保都是1947年生人,最小的王立稳1992年出生。

醮棚的搭建在4月5日18点左右就完工了,此时已经到饭点。在会首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四人到一户老乡家里吃饭。这个老乡家是专门为参加打醮人员用餐所临时设置的食堂,不大的院子里安放着炖菜和熬稀饭的两个灶台。当天的晚饭是炖菠菜和馒头。

(二)前魏村醮仪音乐活动实录

45日20点多,打醮仪式开始了。广宗道乐,打醮规模一般分为3天道场和5天道场。打醮的道士一般为12人(半坛)和24人(满坛)。此次前魏村醮仪是12人的半坛。

第一个仪式为“开经借地”,意思是信众和道众一同祈求诸神降鉴,圣灵以降甘霖。首先由道士张玉保敲击堂鼓,一共三通,示意仪式马上要开始。此时信众逐渐聚集到醮棚内,善男信女跪在前殿神像前,等待仪式开始。

仪式开始,笙管乐最先演奏,堂鼓敲击做节拍引领。此次醮仪乐班构成为:3个斗笙(G调)、1个管子、1个竹笛、1个小镲、1个小鼓、1个大鼓、1个铛子、1个摇铃、1个木鱼(鱼子)、2副钹、1个海笛。共计乐师8人。其中,海笛的长度13.5cm,喇叭口直径8.5cm,海笛的正面开7孔,背后开1孔。乐队还有一个次低音管子,长度44cm,直径5.5cm,但由于会吹的人只有张永强道士,在科仪音乐中并未使用。法事通常由3个高功主持仪式。外坛有2支唢呐、1个小镲、1个小鼓,共4个吹手。

“开经借地”后是下一个仪式“武乐”。整个活动结束后,已经接近22点半了。整个仪式中所用的曲牌有【朝天子】2、【工尺上】、【三枪】、【五六五】(又称【小开门】)。

468:002230。早上,“禁风”“取水”“安灶”和“上梓童表”。“禁风”的意思是,在修醮期间内暂时停风非雨,卷雾收云,醮果圆满。“安灶”,在做饭处安放灶王。“上梓童表”,梓童秘书,祈求梓童帮助修改修醮所上的表文[12]

“接城隍、土地”和“转供”。其中,“转供”是将香客的布施由道士利用走八卦的方式在前殿舞蹈,以此向神灵汇报。舞蹈之时,道士之间互不相撞,同时乐器不间断地演奏。仪式中的唢呐曲牌有【朝天子】、【小开门】、【拜场】、【三枪】【四不像】、【上字调】(G调)、【一六】(D调)。

醮棚外的四个吹手是醮会邀请来在棚外演奏的,属于鼓吹班。他们“请天师”的时候在队伍的最前面,但到了供奉天师的院子,由于身份原因是不能进去的,只能在院内等候。在打醮的三天中,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进入醮棚一步。据道士们讲,吹手是配合道乐班演奏、“伺候”道士的,而道士是给神演奏、“伺候”神的。吹手在醮棚外吹的曲牌主要有【五六五】【朝天子】【二板吹】【三枪】。

在广宗县的打醮活动,村与村之间都有沟通、交流。大平台村在前魏村打醮的第一天,就用车拉着十几个人前来上香,以表祝贺。

中午,前魏村的年轻人在吃完饭后都聚集在了醮棚外。几个年轻人搬出来大鼓、镲、钹、锣等打击乐器开始热烈地敲击。由于前魏村是梅花拳圣地,村里年轻人大多会打梅花拳,而梅花拳在操练过程中需要锣鼓伴奏,久而久之,年轻人在耳濡目染中都会演奏。在锣鼓喧天的演奏中,笔者发现两个12岁的男孩在敲鼓,他们是王富强和李鹏森,都在上小学五年级。他们6岁就开始看敲鼓,9岁开始和叔叔、伯伯、爷爷们一起在锣鼓场里演奏。他们虽然年纪很小,但对节奏、速度、强弱的控制和对铜器的指挥都非常到位。随后两天,河北经贸大学和邢台学院的采风学生看到锣鼓表演也都跃跃欲试,但都没有那样的节奏特点和强弱表现。

 还有村民们把音箱搬了出来,有一部分大妈、大叔开始跳起了广场舞。这个时候,醮棚代表着娱神,醮棚外小广场的锣鼓和广场舞代表着娱人,好一个人神共欢的场景。广宗醮仪活动,不单单是一种宗教仪式,同时也成为村民自制的狂欢地带,是村民在一年当中不多的聚会、欢乐、展现个性的场所。

14点多的时候,道士结束午休陆续回到醮棚,张玉保击鼓三通之后,示意打醮活动正式开始。

首先是“发文”仪式,曲牌有【香偈】【水偈】。之后是“请天师”,曲牌是【五六五】、【杨柳开门】(又叫【扬州开门】)、【紧曲】(又叫【紧慢调】);经韵:【香偈】【水偈】;打击乐:【小道场】【乱劈柴】【三点头】;笙管曲牌:【香偈】【水偈】【太极韵】。

“挂扬幡”的地点在村东口的耕地里的鬼王庙。挂起扬幡,是为了邀请本村以及周边的鬼魂来赴宴。但是一般幡的高度都不会太高,怕把更远的鬼请来以后,再送不回去。曲牌是【随声】。

“请五老”,是在醮棚前殿的东南西北中放置五个方桌,方桌上放置五个神位,代表五方帝师。神位的红黄蓝白黑五色布条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色土)。演奏的曲牌是【五六五】。

“启水”是颇具有神话色彩的仪式。把烧红的秤砣放置在醋碗中,秤砣因高温遇到液体,气化出白烟和酸味,在醮棚里形成烟雾缭绕的情景。这个仪式主要是打击乐,没有曲牌。

晚上的仪式是“焚灯”。在铺就好红纸的方桌上,用45盏蜡烛摆出八卦的图形,用麦麸和擀面杖走线,画出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文字名称(图2)。在“焚灯”仪式中,我们见识了张玉保道士精湛的管子演奏技艺。其手上、嘴上的技巧十分丰富,在旋律的加花和变奏上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带动了整个乐队的演奏积极性。白天一直演奏笛子的69岁老艺人张俊华先生,懒洋洋地提不起来精神,但是张会长一领奏,立马来了兴趣,也开始展示出手指上和气息上的功夫,加入了大量的加花和变奏。在演奏停歇中,还不断地给张会长竖大拇指,一是表达自己的钦佩,二是表达激起自己愉悦心情的感谢。“焚灯”仪式的曲牌内容十分丰富,有【小开门】【小丰韵】【工尺工】【小花园】【慢板】。   

 

                              

 

 

 

 

 

 

图2  焚灯示意图

 

                                   

    晚上还有“请张天师”仪式。笙管乐曲牌有【杨柳开门】【小开门】【紧慢调】。由于活动开始得比较晚,直到22点半才结束。

  47(农历二月十九日)。700,“请太阳”仪式。笙管乐曲牌:【五六五】(【小开门】)、【双背调】。队伍从醮棚走到了村东口。“请太阳”的仪式必须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要开始,因此道士们必须起早来完成这个仪式。

在“请天师”3仪式上,道乐班演奏的笙管乐曲牌是【紧曲】【工尺工】【扯不断】,唢呐班演奏的曲牌是【五六五】。

与此同时,来自广宗东召的剧团开始唱神戏。戏曲表演前,演员通常要先到主坛唱神戏。三位演员化好戏妆,来到醮仪内坛的主坛前,在戏曲乐队的伴奏下,为菩萨娘娘神唱戏(因为这一天是农历二月十九日,为菩萨娘娘的生日),演唱的曲目是【三仙拜佛】。然后则是为当地乡民表演戏曲,观众多为60岁以上的老人,虽人数寥寥,但是戏曲演员的一招一式毫不含糊。整个一天(上下午各2个小时)的豫剧曲目是【打金枝】【天地庙】,演员多来自河南漯河。

中午,迎来了河北经贸大学艺术学院采风的老师和学生,他们在前魏村观察了两天打醮活动,在第三天组织了一场广宗太平道乐的研讨会。

这一天中最精彩的仪式是“转大供”,经韵【三仙供】。这期间有11名道士在前殿走道舞。“转大供”是专门给大会首做的,因为其组织醮会比较劳累。在“转大供”的时候,紧邻会首的那个香客跪拜在神灵前忽然附体,肢体与表情语言十分夸张,吓得周边的香客纷纷离开。

转供的香客来到醮会前面的大街上,前魏村的村民会拿起锣鼓敲击以示欢迎,有的香客还自己带着表演道具,在坛场前的广场上跳起广宗本地的秧歌、旱船等民间舞蹈。前魏村的村民也不甘示弱,击打锣鼓镲,高亢激昂、响彻云霄。其中张清村的秧歌表演最具吸引力,唢呐伴奏曲牌有【小算盘】【背马令】【落马令】【合四合】【娃娃】。年龄最大的表演者李银凤80岁,最小的张文登64岁。此时,棚内、棚外热闹非凡。村里的秧歌队、西洋鼓乐队、梅花拳等各种民俗文化表演纷纷来助兴,一时抢去了醮棚里道士们的风头,吸引了乡亲们走出醮棚外观看。13点多,来自两宋村进贡的村民大妈们在坛场外表演串花,还有几位老人自编自唱,用二胡、梆子伴奏即兴表演《歌唱党的好政策》等节目。15点,由前魏村香客组成的锣鼓乐为前来转供的香客们表演精彩锣鼓,由两个五年级的小孩子领奏大鼓,气势热烈恢宏。但是,棚内的道士们依然不为所动,继续按照既定仪式认真地演奏和唱经。外面的声音非常吵闹,有时候高功的念经都听不清楚,而道士只能更大声一点,但都无济于事。

白天的喧闹在日暮时分安静了下来。到了晚上,醮棚内外灯火通明,醮棚又成为了人们聚集和关注的焦点。20:20左右,再次“请天师”,而后开始燃放烟花。这次前魏村用布施来的善款购置了6000元的烟花(当地人叫“花子”),目的就是祀神娱人。烟花燃放持续半个小时。

20:50开始了“北斗座”仪式。在方桌上铺上红纸,用麦麸走线,画成“敕令北斗罡”的图案,在桌子的四边摆放12盏蜡烛。在“敕令北斗罡”的桌子东面摆放长桌,高功在中间,乐师分布两面。高功右手边是响铃、笙、管、笙、闷子,高功左手边是木鱼、笛、笙、笛。演奏曲牌有:【大圣北斗】【遍地花】【拜斗】【江河水】【江二水】【北斗九晨】【拜座】【小卷帘】;经韵:【三宝赞】;打击乐曲牌【五声歌】、【天同】(也叫【天地同】)、【四声钹】、【三顿】。“北斗座”结束后,已经22点,随后就是“送天师”仪式。

201548700~18:00

715,早上的第一个仪式“祝寿”开始了。唢呐:【三枪】;笙管:请玉皇大帝【朝天子】【凡字调】【五六五】4【小白梅】【玉芙蓉】【杨柳开门】【工尺工】【经堂月】;打击乐:【哑和】【圣号】【天同】【朝歌】;经韵:【灵咒】(也叫【花坛】)、【称职】。“祝寿”有三个高功,有笙、管、笛三个乐手,还有打击乐器:大钹、小钹、大镲、小镲、堂鼓、档子等。笙管乐曲牌:【经堂乐】【小白梅】【玉芙蓉】【杨柳开门】。在醮棚的空地上,用麦麸走线画了一幅类似于牌坊的图形,牌坊的门楣写午朝门,上联写“梦香敬一炉三柱”,下联写“贺皇王万岁千秋”,中写:御辂。供桌上摆放了一个“当今主席万岁万万岁”的牌位,仪式结束后,这个牌位被移送到了玉皇殿,和玉皇大帝放在一起。从这里看出村民不但对心目中的神灵含有虔诚和谦卑之心,也寓意当下国泰民安以及对当今国家主席的虔诚祝福。同时,将毛主席纳入他们的信仰体系,也体现出醮仪神灵信仰系统的历时性建构轨迹。整个仪式持续大约45分钟,至8点结束。

9:30,“请天师”,笙管乐曲牌:【大开门】【玉芙蓉】【小丰韵】。

10:00,仪式“拜忏”“拜表”开始。之前道士在醮棚内拼接四个方桌,用麦麸走线画出图案(叫“罡担”),并在东西南北摆放103柱香,分五次由高功带领善男信女上香。上香结束后就开始“拜忏”。此时张玉保的“钟鼓”奏法,使小镲与大鼓形成合音。打击乐曲牌:【华献】【套词】【落坛】【五六五】【扯不断】。而后,道士在高功的道袍上贴满黄色草纸、朱砂文字的符。

“拜表”仪式,高功三次上到方桌之上,面向四方燃烧符咒。此时,打击乐器响起,伴随着道士在高台上的念经,善男信女跪在地上,全场气氛骤然肃穆。演奏曲牌为:【大开门】【紧曲】。高功下了高台,和乐班向正殿走去时,众人蜂拥而上开始撕下高功道袍上的符咒,此时的场景变得热烈。抢到的人,无不欢欣雀跃,认为是讨到了好彩头,会得到神灵的庇佑。

从“拜忏”到“拜表”,从准备工作到整个仪式结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是近三天的活动中仪式最长的一个。道士念经中间几乎没有停顿,可以看出,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高功,不但要有好嗓子,而且是需要下一番苦功夫的。在三天的打醮活动中,高功王国令表现出来的能力和素质,是令人折服的。但是,他和外界人交往时有一些抵触心理。

11:02,“送天师”,上午的仪式宣告结束。

午饭时分,邢台学院音乐系20多名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也前来考察,加上来自河北经贸大学艺术学院的30多名学生,整个小院挤满了年轻的学生们。

14:40,首先开始的是“祭冰”“接赦”仪式,而后是“送神”“打鬼王座”。

  “祭冰”的地点在村西南的大坑里,道士念经。乐班奏乐结束后,在事先挖好的坑里放进掰碎的馒头,此时有一些善男信女将馒头拿走,吃下。随后,信徒们把“祭冰”的文表和小旗统统烧掉。笙管乐曲牌:【小风云】【五六五】【随声】。

 “接赦”地点在大坑南侧的玉皇庙和齐天大圣庙。经韵:【送经功德】;曲牌:【海霆歌】【玉芙蓉】。结束后,队伍原路返回醮棚后,高功张玉保站在方桌上,开始颂念“赦条”,内容大意为祈求神灵保佑前魏村风调雨顺,人人平安。

16:00,开始“送神”仪式。高功唱经韵,打击乐伴奏,无笙管乐器。仪式结束后,道士们赶到了村东口的耕地上,开始了最后的仪式“打鬼王座”(也叫“施食”)。送完神,必须要送鬼,否则仪式不算圆满。仪式曲牌【施食座】,三个高功唱【送神韵】。笙管乐曲牌:【紧曲】【请五老】【十伤】5;打击乐:【慢九声】【紧九声】【套词】【四声钹】【三顿】【紧摇镲】【一声钹】;经韵:【三炷香】【请五老】【招请】【鱼字腔】6。鬼王庙前,摆长条座,高功在中坐,乐手分坐两边。高功念经,上三柱香,将瓷碟的小米洒向四方,伴随着悠扬的笙管乐和激扬的打击乐,来做客的鬼神纷纷离去。鬼王庙的周围,前魏村的村民燃烧纸钱将自己的逝去的亲人送走,祈求他们在极乐世界安详、平顺。整个仪式具有敬神和祭祀先人的内涵。1730,整个打醮仪式结束。

 

三、广宗醮仪活动的文化隐喻

(一)醮会不但是一种祀神的神圣性仪式活动,也是当地商业、民俗文化交流与展示的良好平台

广宗醮会活动是一种由当地乡民自我发起的,以打醮祈福为主的,集神圣与娱乐、商业活动为一体的大型民间信仰仪式活动。它不仅是当地乡民集体性的禳灾祈福的民俗事象,同时以醮会仪式为载体,实现了当地民间文化的集中展示。整个醮会活动多为35天,最长约半个月时间,不仅有当地的民间道教音乐,而且有本地的旱船、秧歌7、梅花拳等民俗文化事象的展示。比如农历二月十九日南海菩萨生日那天,周围邻村的香客们不但是来转供、布施的,同时也带来了丰富的地方民俗表演,为醮会活动助兴。在醮棚外的广场上,乡民的各种民间表演既可即兴演奏,也可相互协作,锣鼓乐不时形成高潮,来自外村的表演队也不甘示弱,使整个坛场外的狭长的广场上形成了气势宏大的娱乐空间。同时沿街两边的小商贩卖起了各种当地的风味小食品,形成了一个娱乐与物质交流的社会空间。在整个53晚的醮会活动中,坛内音乐祀神,香火缭绕,坛外锣鼓齐鸣,热闹非凡,形成了坛内祀神、坛外娱人的呼应场面,实现了以醮会仪式为载体,实现信仰人神互动的一个有效的空间场域。同时醮会活动不但是民俗文化展演,而且也是技艺较量的平台。比如农历二月十九日的“转大贡”仪式之前,前魏村的村民开始与转供的香客们用锣鼓呼应。这种互动场面不但是表示欢迎远道的香客光临进供,同时他们之间的各种花样翻新的锣鼓架势表演,无形中带有比拼、比赛的寓意。由此看出,醮会活动不但是庄严神圣的祀神活动,同时也是广宗地方民俗文化表演比赛的一个平台。整个醮会仪式空间场域鲜明地呈现出本土化与现代性的二元建构特性。

(二)醮仪音乐传承中体现出的“实用主义”原则

广宗醮仪民间艺人并不完全把传承与保护放在首位,而是首要的以生存为目的。在传承过程中,不一定学会所有的曲牌音乐,一般掌握几首仪式中常用的曲牌即可,这样就可以应付整场仪式。这体现出广宗醮仪音乐曲牌传承中的“实用主义”原则这一有趣却让人忧虑的现象。长此以往,会造成广宗道教曲牌的不断流失,不利于道教音乐曲牌的保护与传承。比如整个醮仪音乐的曲牌多用【五六五】【小开门】等,只有当广宗太平道乐的传承人张玉保先生吹奏管子,曲牌才相对丰富。据其子张永强说,一些曲牌只保留工尺谱的书面文本,口传文本已经消失,造成有的曲牌虽有谱子但是不能实际演奏,曲牌音乐的实际运用价值已经消失。据广宗县道教协会会长张玉保统计,目前失传的曲牌共有47首。8 由此看出,广宗醮仪音乐文化的发展受多重因素的影响,醮仪中的曲牌在受到民间艺人“实用主义”原则的影响下,正在面临严重流失的问题,因此加紧对其进行全面系统的抢救与保护工作势在必行。

(三)醮会仪式中神灵体系的历时性建构过程

广宗醮会活动中的神灵体系是一个不断建构的历史过程,整个仪式场域中不但有道教信仰体系中的神灵,同时也有现代“神灵”的存在,比如把毛主席作为现代的“神灵”供奉起来,表达对天下太平的美好祝愿,同时也实现了道教神灵体系的历时性建构过程。9在整个主坛的前面挂上一大幅毛主席画像,既充分表明了对他的崇拜与敬仰,同时也在某些特殊时期取得了集体性宗教仪式活动的合法性。有意思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也被纳入到醮仪的信仰系统中,与“当今主席万岁万万岁”的牌位一起被放到玉皇大帝的神坛内。信仰者已经将每个时代的神仙、皇帝或领导人纳入到自己的神灵信仰系统作为祭拜的对象,寓意天下与社会太平、幸福安康。据笔者考察得知10,广宗醮仪中外坛前面悬挂的毛主席画像是有来历的,是“文革”期间仪式信仰者为了应付上级政府部门检查,担心坛场被取缔,所以悬挂毛主席画像,既是彰显宗教信仰仪式的合法性,同时体现出民间信仰体系的历时性建构过程。

(四)跨学科交叉视野下的田野作业

广宗醮会活动吸引了大批专家学者进行研究。来自山东大学民俗研究院、河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河北经贸大学艺术学院、邢台学院音乐系的60多名师生,针对本次醮会活动进行了多角度的考察与访谈。特别是山东大学民俗研究院常年有学者来这里进行蹲点式田野考察,针对包括广宗醮仪音乐、梅花拳、义和团等在内的广宗传统文化事象,结合民俗学、宗教学等理论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考察研究。与之前相比,在国家非遗政策的引导下,广宗县醮仪音乐文化活动正在受到来自多学科研究者的广泛关注,这对于从多角度、多视角,立体地研究广宗醮仪音乐文化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对于广宗醮仪音乐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工作也意义非凡。

(五)两难的抉择(坚持还是另谋生计)——广宗道教仪式音乐传承人生存现状

广宗醮仪音乐传承人的生活处境较为尴尬。这些乐人平时以务农与建筑类工作为主,光靠醮仪活动挣来的费用还不够养家糊口。因为醮仪活动的费用每天每人才150元左右,同时还要面临一些“二和尚”的竞争(他们通常的费用是每天60元左右)。从笔者之一李涛老师的田野笔记中,隐约地记录了传承人张永强在广宗道教音乐发展与传承方面极其矛盾的心理:

4月6日下午仪式结束后,道乐班的张永强主动约我们三人去喝酒,因为这一天和二哥(指张永强,因其在家中排行老二)聊得非常投机。永强比我大八岁,人很热情,我们询问一些事情,他都愿意告诉我们。永强自幼跟父亲(张玉保)学习吹管子,在道乐班里不属于最年轻的,但是天份很高,人很聪明。他闲暇时出去做一些贴砖、抹墙的装修活,同时喜欢收藏古钱币,曾经100元收购一枚价值300元的古钱,也属于懂行的人了。

在饭桌上,永强借着酒劲,向我们三人说出一些自己的不愉快。他说,虽然他干装修一天能挣200元,但是一点都不高兴。吹管子虽然一天只挣100元,但是心理的愉悦要远远超过干装修。他也说,在白事的道场活动中,愿意吹《葬花吟》这样的悲情歌曲,在演奏中,内心想有一些变化,想和之前老师傅教的有一些区别。从中可以看出年轻的乐手已经不局限于师傅所教的,在受当下流行音乐的影响下,会产生一种自觉的行为,对道乐所演奏的乐曲进行有意识改变或者说是创新。

张永强代表着广宗道乐班的未来,同时也预示着道乐在他们这一代挑大梁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变化。对于这种变化,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是乐班人员在时代的影响下,会有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改变,在改变过程中,会丢掉一些传统的曲牌和音乐表现形式,这是音乐研究者不愿意看到的。二是年轻的乐手如果守护着传统,可能会遇到市场的萎缩和受众人群的减少,继而影响到自身的生存;求新、求变会赢得更多人的认可和欢迎,音乐会更能打动当下的人群,能够改善生存的环境,这又是一个好现象,是值得音乐研究者欣慰、乐见的。矛盾!

上面一段田野笔记,折射出目前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传承人普遍化的极其矛盾复杂的心态,即是坚持保护与传承自己的传统文化,还是为了生活另谋生计。同时,还有在坚持传承的过程中如何处理保护与创新(即变与不变)的问题。民间文化传承人与研究者受当下现代化、商业化、流行化等多重文化语境影响,呈现极其复杂的矛盾心理。虽然政府一再强调大力保护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尽量给传统文化营造宽松、良好的生态环境,为传统文化创造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空间,但是由于地方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均衡,以及现代化语境下的多元审美文化致使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空间逐渐萎缩,民间艺人的生存空间岌岌可危。因此,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创新面临很多矛盾。是传承还是创新,是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还是发展地方民俗经济,是尊重传统还是迎合观众基础上的创新,等等,这一系列问题是非遗管理者与学术研究者共同面对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倡导原汁原味的保护,但是由于传统文化生存的地理文化空间发生了很多甚至是内核的改变,那么再提倡原生性保护是不是“乌托邦”思想呢?广宗道教的传承人之一张永强先生说过,11随醮仪音乐文化的发展变迁,尤其在阴事(或称白事、丧仪)中,管子不一定完全吹奏传统曲牌,而是运用当代流行歌曲(如《命运不是辘轳》《葬花吟》《江山无限》等)改编的管子曲,既符合仪式场景,又迎合了观众的审美需求。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张永强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地给笔者打来电话说要我为他写几首好听的曲子,用于民间的各种节庆活动演奏。我的心情是五味杂陈——高兴的是张永强作为民间文化传承者对其本职工作的热爱,同时又担心广宗道教音乐文化被人为肆意地主观建构。难道这就是他说的广宗传统音乐文化的发展与创新吗?

结语

广宗醮会仪式活动的空间场域具有多重文化隐喻特征。首先,它不但能凝聚乡民,共同创造幸福生活,以及祈福保平安,同时以民俗信仰仪式为载体,实现其文化认同。仪式空间场域不但具有神圣性的仪式音乐,同时伴随仪式发生的广宗各地的民俗文化展演也颇具魅力。通过举办仪式,既实现了当地乡民在民俗节庆信仰中的文化认同,对于保护与传承当地丰厚的传统文化资源也具有十分重要的社会意义。其次,仪式空间场域的多维呈现,反映了广宗当地民俗音乐文化资源的多样性特点,以及乡民对于民间信仰文化历史记忆的重构过程。再者,在现代化、城镇化等多重语境因素的影响下,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处境堪忧,在燕赵大地上至今还能看到这样具有浓郁民俗气息的传统文化的呈现实在是一大幸事。

通过本次田野考察,笔者认为有以下问题值得思考:第一,多元文化语境中的广宗醮仪音乐的涵化与濡化问题。第二,以历史视角观照与审视广宗醮仪音乐的发展变迁问题,即“过去是什么”“现在是什么”等系列追问。第三,广宗道教仪式音乐与正一道、全真道音乐之关系问题。第四,多学科互动参与式的田野考察,对于全面立体地研究广宗醮仪音乐的重要性问题。

                 

参考文献:

[1]潘忠禄.道教音乐述略[M]//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编辑委员会.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河北卷.北京:中国ISBN中心,1997:1237-1251.

[2]潘忠禄.巨鹿道教音乐[J].中国音乐,1990(2):17-20.

[3]李云豪.太平道乐在广宗[J].中国道教,2007(2):40-41.

[4]彭闪闪.广宗道教科仪在民间信仰中的传承[J].中国音乐学,2011(3):55-60.

[5]彭闪闪.河北广宗道教科仪研究——以相家庄马增顺之母丧事为例[J].星海音乐学院学报,2011(4):129-136.

[6]于立柱.巨鹿道教打醮法事科仪音乐的考察与研究[D].中央音乐学院,2003.

[7]于立柱.巨鹿道教音乐地方性特征刍议[J].中国音乐,2005(3):65-69.

[8]许澄.沙河大杜村道教音乐的考察与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1.

[9]李生柱.神像:民间信仰的象征与实践——基于冀南洗马村的田野考察[J].民俗研究,2014(2):144-153.

[10]袁静芳.河北钜鹿道教法事音乐[M].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8.

[11]丁世良,赵放主编.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华北卷)[M].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

[12]张玉保.五天醮场科仪[M]//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宗县委员会编.广宗文史概览(文史资料专集⑦).内刊,2011:523.

(责任编辑、校对:刘绽霞)

 

 

注释:

1参见搜狐百科 http://baike.sogou.com/v75062734.htm

2【朝天子】曲牌只有在接玉皇时候用,送玉皇时候则用【经堂月】曲牌。

37日仪式和6日仪式的共同点是,在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请天师”“送天师”的科仪程式。“天师”在道教中属于驱魔降鬼、有着狰狞面目的神,因此具有保佑打醮顺利进行的作用。前魏村的醮棚是在村里面,如果醮棚搭建在村外,就必须加一个“请三官”的仪式,晚上由“三官”镇守醮棚。必须白天、晚上都要有具备降魔伏鬼功能的神仙把守醮棚。

4曲牌【五六五】【工尺工】可以在工尺谱的七个字上转调演奏。

5“十伤”指十种死去的方式,如上吊、服毒、月子、重病、谋害、战死等。

6高功念经的速度跟随木鱼打击的节奏,因此叫“鱼字腔”。

7据刘保华师傅说,广宗县的旱船、彩车、舞狮表演被称为当地的“文舍好”,梅花拳则是当地的“武舍好”。

8参见张玉保《太平道乐曲目》,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宗县委员会编《广宗文史概览(文史资料专集⑦)》,(内刊)2011年,第503页。

9在这里历朝历代都有膜拜皇帝牌位的仪式。在高庄村的打醮就有请龙牌的仪式。

10笔者于2015年10月在河北广宗县采访该县原政协主席李云豪先生。

11笔者于2015年10月17日在北京新发地某餐馆对来京务工的张永强先生进行了第二次访谈。

 

 

                                                     

 

The Musical Culture Annals of Jiao Ceremony of GuangZong in HeBei

                  —— Look at A Case Study of QianWei Village to Examine

Zhao Shufeng,Li Tao

[Abstract]The Music of Jiao Ceremony of GuangZong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tradational culture in Southern HeBei.It is not only aim at sacrificing to the gods ,but also to realize country entertainment purpose during Spring Festival by a large number of ’Sounds Landscape’like’Via \ Instrumental Musicpanoramic rendering in ceremony.Meanwhile, it is also promote interaction and communication business in the local folk cultural.Thus,the characteristic of ceremony and sounds structure is as follow:In the ceremony ,Gods System Construction present a diachronic features. The Pragmatism’principle was reflected during the sound transmission of Jiao Ceremony. And presented ’a Multi-purpose Piece’ of structure characteristics of Crooked Cards in ceremony .(It is ’the tune of intertextuality’,like frequent used Crooked Cards as{Wu Liuwu}{Gong Chigong}{Chao Tianzi} in ceremony).It has Dual Cultural symbol function like entertainment with sacrifice of the Opera Performance in the ceremony.The Traditional Crooked Cards of Jiao Ceremony of GuangZong are in serious erosion of the dilemma,since the effect from ’Multiple Context’like modernization ,urbanization, aesthetic diversity and commercial.

[Key Words]GuangZong  QianWei Village  Jiao Ceremony  The Musical Culture Annals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ixj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