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民俗与图像叙事——以清代《祭祀全书巫人颂念全录》为例
2021/1/29 17:06:17

信仰民俗与图像叙事——以清代《祭祀全书巫人颂念全录》为例
作者:色音 黄强 发表刊物:西北民族研究
摘要: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图书馆收藏着一本珍贵的清代满族萨满手抄本 《祭祀全书巫人诵念全录》。手抄本分为上下两卷,用满汉两种文字写成,行文中间还插有 69幅白描图。满文部分主要是祭祀仪式举行时萨满所诵念的神歌,汉文部分主要是对祭 祀仪式过程的叙述和说明,插图则是对祭祀仪式场景的具体描绘,三者结合起来就比较完 整、形象地反映当时满族萨满举行祭祀仪式的具体过程和内容。本文从民俗学的角度解 析手抄本,阐明其中信仰民俗与图像叙事的关系。
关键词:信仰民俗;萨满;图像叙事;祭祀仪式;民俗学
 
一、《祭祀全书巫人诵念全录》的内容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图书馆收藏着一本珍贵的清代满族萨满手抄本《祭 祀全书巫人诵念全录》(下文多简称为“《全录》”)。其卷尾部分的第117页中有“乾隆三十 六年岁在丁(“辛”之误)卯本族中正撒莫讳常青虔心顶礼承造。舒舒觉罗哈拉永远规模”这些文字,据此可以知道手抄本是舒舒觉罗哈拉的萨满常青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写成的。
 
 
 
手抄本分为上下两卷(除去空白页,共128页),用满汉两种文字写成,行文中间还插 有69幅白描图。满文部分主要是祭祀仪式举行时萨满所诵念的神歌,汉文部分主要是对 祭祀仪式过程的叙述和说明,插图则是对祭祀仪式场景的具体描绘,三者结合起来就比较 完整、形象地反映当时满族萨满举行祭祀仪式的具体过程和内容。因此,可以说手抄本是 研究清代满族萨满祭祀仪式的一份极其重要的资料。
 
 
 
手抄本中的满文部分,20世纪30年代日本学者赤松智城教授曾请满族人恭正译成了 汉文。恭正的翻译手稿现在也收藏于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图书馆之中。恭正的翻 译手稿封页上有“满洲世谱式样图”的标题,因此,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图书馆也为手 抄本《全录》标上了“满洲世谱式样图”的副标题,将《全录》编入图书目录之中。《全录》的卷首列有满文的祭祀仪式目录单(第1、 2页),恭正的翻译如下:一项,蒙古祭神主式样。一项,巫人跳舞式样。一项,息灯祭祀式样。一 项,还愿祭祀式样。一项,送净纸式样。一项,打蟒式样,即跳舞祭祀也。一项,求福祭祀式样。一项,祭祀祥初神主式样。世世重修人等名。 
 
 
 
除了满文的祭祀仪式目录单之外,卷末还附有汉文的祭祀仪式目录单(第127、128页),其原文如下:一项,还愿式样一项。背灯式样一项。跳神式样一项。祭蒙古祖宗式样一 项。(残缺二行)换锁式样一项。打蟒式样一项。送净纸式样一项。重修世谱 人等。
 
 
 
《全录》虽然列出了祭祀仪式目录单,但是从内容来看,它并不是完全按照此祭祀仪式 目录单的顺序来展开的。
 
 
 
二、《祭祀全书巫人诵念全录》的图像叙事
 
 
 
《全录》的内容较为丰富,本文重点整理和分析还愿仪式的图像叙事,并希望通过这样 的整理、分析来掌握清代乾隆年间满族萨满家祭仪式的基本内容和特征以及其民俗学 价值。《全录》的第3页至第24页是关于还愿仪式的内容。还愿仪式由“还愿初次交告”“还 愿二次交祭”“还愿三次交牲”“祭毕撤肉”等一套仪式所组成。
 
 
 
(一)“还愿初次交告”仪式 
 
 
 
第3页为插图1,主要描绘还愿仪式中屠宰牺牲(献牲)猪的场景。引人注目的是在院 墙边上倚靠着一根数米高的柱子,院墙上还写有汉字“戬谷”。第4页是用汉文对“还愿初次交告”仪式的具体叙述,其原文如下:
 
 
 
还愿初次交告式样 屋内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